第339章 做好事不留名的人

有些东西大家心知肚明,比如舒然手腕和脚腕上的淤痕,一看就是曾经被人绑缚过,而柳河绝对不能承认。

如果她承认了,事情的性质可就完全变了样!

所以,她在阐述事情的经过的时候,就挑拣一些能够摆在明面上的说,至于那些触及底线甚至是越线的内容,她都轻巧地带过或者直接不说。

女警只负责记录,听懂柳河在陈述这些事情的时候,忍不住偷觑了柳河好几眼,倒是老警察很是淡定,对柳河一直微笑。即便他明知道柳河在说谎,也依然保持良好的态度。

送走警察,柳河便让何小曼去打听舒然的情况。虽然在她看来,舒然该死,可是如果真的因为她那几刀导致舒然失血过多抢救无效,这件事想要遮掩的难度就相当大了。

何小曼出去不大一会儿便回来了,告诉柳河,“抢救过来了,不过还没过危险期,还在观察。先别想那么多,把自己的身体养好才是关键。”

柳河点头应是,心里却开始琢磨起来。

等舒然醒来,警察势必也要做笔录,她肯定会把自己私设公堂的事情说出来,这个还好说,想办法把这些记录删除就是了。可是等到公审的时候,万一她依然死咬着不放,那可就有些麻烦了。

必须要销毁所有的证据!证据有什么?舒然的验伤报告!

只要在她的验伤报告里不出现手脚绑缚淤痕等描述字样,那就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她私设公堂。如果她在公审的时候不服气,把这些都说了出来那也不怕,因为公审是靠证据说话的,没有证据也只就是瞎说。

销毁于自己不利的证据。是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显然,有人和她想到了一处。

傍晚时分,柳河刚把百般不愿离开的小家伙劝着跟着彭菁芸回老宅,彭煜圻就过来了。

因为之前抓捕绑匪的时候,他的人也参与了行动,且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所以今天老警察也去找他问过话。之前他和柳河并没有商量过说辞。他怕自己说的和柳河说的有出入。再加上舒然的事情,他便过来了。

两个人简单的对了一下说辞,回答的都差不多。并没有什么出入,这让彭煜圻放松了不少。

“弟妹,舒然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?”彭煜圻问道。

其实,以柳河现在的情况他作为大哥不应该再来说这些事情让她烦心。不过经过这件事,他也知道柳河其实并不是一个柔弱的人。所以也便不像对待一般女人那样对待柳河。

柳河把自己之前想的简单的和彭煜圻说了一下,末了问道:“大哥,你有办法销毁或者是修改验伤报告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