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祖母绿

柳河仔细琢磨了一下彭煜城的话,越想越觉得他说的有道理!想到上次见到张铮的样子,确实和张总相差甚远,看上去就不多精明。再联想到他去南面赌钱的事情,就更加可以断定这是个没有什么城府的公子哥。

这样傻乎乎的公子哥,怎么会是舒然的对手。只怕舒然勾勾手指,张铮就上钩了。

柳河久久沉默,彭煜城也便陪着她不说话。

过了许久,柳河才道:“以前我一直觉得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’是对的,可是发生了那么多事,吃了那么多亏,受了那么多的苦,我才真的觉得,如果明知道这个人对你不怀好心,却要放任自流,那才是真的愚蠢。煜城,你说呢?”

彭煜城知道柳河这是有了主意,轻轻揽住柳河的肩膀,沉声说道:“只要不是杀人放火,我都支持你!”

柳河转头看向彭煜城,双臂揽上他的脖颈,会心一笑,“你放心,我肯定不会做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事情。”

说完,她还轻轻地在彭煜城的唇上啄了一口,眨了眨眼睛,极尽魅惑道:“所有觊觎我老公的女人,我都不会放过。”

柳河何曾对他如此明确地表现过占有欲,他心中狂喜,反抱住柳河就狂啃起来。柳河也主动迎合他,这一晚又是折腾到后半夜两个人才心满意足地歇下来。

距离开学的日子已经不远,柳河打算在开学前彻底铲除隐患。所以,原本不打算出席张总葬礼的柳河,这一天还是带着刘真过去了。

柳河当时站在最后面,等仪式结束,大家纷纷散去,柳河才走上前,献了一束鲜花。

“不用你假好心!”还没有走的张铮对柳河怒目而视,甚至直接上前拿起柳河刚刚放下的鲜花朝旁边甩去。

明黄的花瓣随着他的舞动纷纷飘散开来,在这寂静的墓园,显得格外的诡异。

“都怪你!如果我爸去求你的时候你就答应帮他,他也不会借毒|品来消愁,也就不会发生意外。都怪你,你是杀死我爸爸的凶手!”张铮很是激动,说完这些话还要上前撕扯柳河。

只他身边跟着几个人,都是亨泰的老员工,一直紧紧的拉着他,不让他冲动行事。

柳河戴着一副大大的黑色墨镜,大半张脸都被遮挡起来,旁人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她往前走了两步,距离激愤不已的张铮只余一人的距离。

“照你这么说,那杀死张总的人应该是你才对。如果你当初不去赌钱,不欠下那么多赌债,张总也就没有什么愁事了。”柳河冷冷淡淡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