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断子绝孙!

柳河不妨安重森会突然开门,若不是她警觉,在他开门前一瞬熄了灯,这时候恐怕就要暴露了。

她坐在床沿儿,费力地把一条腿抬到**,拉起裤管,把勺子插进袜筒里,再小心地放下裤管。

现在,这把小小的勺子就是她的武器了,放到哪里她都不放心,还是放在身上最安全,万一安重森要突然把她转移走,她也省了再想办法拿它的功夫了。

把这些事情做好,她又平复了一下砰砰乱跳的心,这才对门外喊道:“你进来吧。”

安重森推门进来,神色有些尴尬。

他坐到椅子上,轻咳一声,解释道:“我刚才没有别的意思,没有吓到你吧?”

柳河侧头不说话,单就这个样子,就让安重森觉得她是真的在生气了。

叹口气,安重森无奈又宠溺地摇摇头,就像是面对自家调皮不懂事的小孩子。

柳河被他这般态度弄得摸不着头脑,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的时候,就听安重森悠悠说道:“安安,左右你早晚都要知道,那就不如趁着今日,我把真相告诉你吧。”

柳河转头看向安重森,心里有无数个问号,脸上却是一点儿表情也没有,只等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安安,其实,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。当年你母亲怀着你来找我,那时候我还年轻,不懂得珍惜。没想到时隔多年,我还能见到你。安安,你可知道你的小名为什么要叫安安?”安重森柔声问道。

不等怔愣中缓不过神来的柳河回答,安重森继续说道:“因为我姓安!你母亲一定是对我还有旧情。所以才给你取了这样的小名。还有你的名字,柳河,当年,我和你母亲热恋中的时候,就曾经畅想过有了孩子之后给孩子取什么名字。那时候我们定的是——安何。我的姓氏和你妈妈的姓氏。安安,这件事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,不过没关系,爸爸可以等,等你接受了爸爸为止。”

柳河呆呆地坐在床沿儿,看着眼前这个自说自话的男人。

若不是早前在做产检的时候顺便比对了一下她和聂绍辉的dna。已经确定她和聂绍辉的兄妹关系,她现下恐怕真的会相信她是安重森的孩子了。

实在是,此时安重森说话的表情态度太真诚,一点儿不似在说假话。

再说,这样的事情。他好像也没有必要骗她。

至于安重森说的名字的事情,也完全不是安重森说的那样。

她小名之所以叫“安安”,是因为父亲柳成业希望她平安顺遂的长大,所以才给她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