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母女相见

聂绍辉没有隐瞒彭煜城,把聂母的情况都和他说了,末了,他悠悠说道:“母亲时日不多,就算接受积极的治疗,最多还有半年。而且,她本身就有老年痴呆,记忆退化的非常厉害,也许不久之后,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看到妹妹,我不想让她失望。”

沉默,聂绍辉说完这番话后,彭煜城沉默下来。

刚刚知道生母是谁,又要面临失去生母的痛苦,他的安安,能承受的住吗?

思忖良久,彭煜城终于开口,“一会儿我去和安安说,去不去看阿姨,让她自己决定。”

聂绍辉应下,又问了一些柳河的情况才挂断电话。

彭煜城长叹一声,靠在沙发背上看着天花板发呆,所有的事情竟然都挤到了一起,别说柳河一个柔弱的孕妇,就是他一个大男人,一下子遇到这么多事恐怕都很难承受得住。

安安她,能承受的住吗?

此时,柳河和何小曼也终于把话说开。

何小曼双手紧紧地握着柳河的手,目光慈爱、怜惜又愧疚地看着柳河,“安安,你还能叫我一声‘妈妈’,我已经知足了。以后,如果你回了聂家……”

“妈,我不会回去的”,柳河打断何小曼的话,苦笑道:“大哥认我做干妹,聂家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?妈,以后你也不要想太多了,既然他们想要保持原样,我们就踏踏实实的过我们的日子吧。”

何小曼微一怔愣,马上就明白柳河话里的意思了。

她脸上愧疚的神色更盛,“都是妈妈的错,如果当时不一时鬼迷心窍,没有抱走你,你一直在聂家长大,一定是京城人人羡慕的小公主。”

京城大家女子的生活是什么样的,何小曼再清楚不过。如果柳河姓聂,她就能得到被人努力一辈子也无法得到的一切。可是,她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,柳河便错事那么多美好的东西。

“妈,你不要这么说。我姓柳,也是人人羡慕的小公主,你,爸爸和柳灏,都那么疼我。妈,以前的事情,就放下吧,我都能放下,你又有什么放不下的。”柳河反过来劝慰何小曼。

何小曼摇摇头,“我还欠聂家一个对不起,我做下的孽,你能原谅妈妈,可是妈妈不能原谅自己。”

其实,她想说的是,她欠聂母一个对不起。虽然她犯下的错一个对不起根本什么都弥补不了,可若是不让她亲自给聂母道歉,她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心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