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怀孕

“安安,家里出事了,你,你快回来一趟吧。”电话接通,何小曼哭泣着说道。

柳河豁然睁开眼睛,瞌睡虫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妈,你别着急,到底出什么事了?你慢慢说。”柳河心里着急,却极力克制自己,柔声细语地安抚何小曼。

“你爸,你爸出车祸了,医院下了病危通知,你和柳灏回来看看吧。”何小曼强忍着悲恸说完这一句,便再也忍受不住,放声大哭起来。

柳河一边起身穿衣服,一边劝何小曼,可惜根本起不到效果。

“妈,你要挺住,我和柳灏马山就回去。”柳河见劝不住何小曼,干脆也不劝了,说完这一句之后便匆匆挂断电话。

她一边下楼一边给柳灏打电话,那边柳灏已经提前接到何小曼的电话,也已经收拾好,准备回家。

她慌慌张张的下楼,把吴微和金小敏都惊了出来,她只说家里出了事,要马上回家。吴微和金小敏看她唇色发白,脚步虚浮,心知这事儿肯定是大事儿。

于是,吴微打电话给柳河和柳灏定机票,而金小敏则直接开车送他们去机场。

一番折腾,天黑前终于抵达了滨城。

他们直接打车奔赴柳成业所在的军医院。

找到何小曼的时候,柳成业已经经过抢救,人还在昏迷中,暂时还没有度过危险期,并不允许探望。

“妈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柳河和柳灏一左一右地夹坐在何小曼身边,问询情况。

医院静寂的长廊里,三个人都是双目赤红。一脸担忧的模样。

何小曼已经不哭了,只神情恍惚,柳河问了好几遍,她才讷讷转头,粗噶着声音说道:“今天你爸和同事去吃饭,我给他打电话,他着急往家赶。他没告诉我他喝酒了。我要是知道他喝了酒。我,我就不会让他开车回来了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何小曼又嘤嘤哭了起来。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往下掉,剩下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。

酒驾?

柳河的心提了起来,抓紧何小曼的手,不自觉用了几分力气。“妈,爸撞人了?”

若是真的撞人了。柳成业醒来之后,岂不是还要接受法律的制裁。

何小曼连连摇头,含含糊糊地解释道:“没,没有。没撞人。你爸为了躲一辆三轮车,车子冲过人行道,最后撞到法院前面的石雕上面了。”

柳河松了一口气。给柳灏使了个眼色,柳灏会意。悄悄去找医生询问柳成业的情况。何小曼现在六神无主,除了哭什么都不知道,对于柳成业的情况知道的也并不详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