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没戴……

柳河找了一套家居服给彭煜城送过来。

彭煜城打开浴室的门,氤氲的雾气把他整个人笼罩在一片虚无当中,只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健硕、健美的人形。

“给你”,柳河微微侧头,不去看浴室里面的人,伸手把衣服递进去。

彭煜城伸手接过衣服,柳河就要缩回手,而彭煜城却速度奇快地握住她的手腕,把她拉进了浴室里。

花洒还开着,温热的水打在身上,不一会儿,毛衣就被打湿了。

彭煜城把柳河抱在怀里,任她挣扎也不松开。柳河拿来的衣服早被淋湿,被彭煜城随意地丢在一边。

柳河已经猜到彭煜城的意图,心里气恼的不行,挣脱不开彭煜城精壮的手臂,便咬咬牙,抬脚重重地踩在彭煜城的脚上。

柳河穿着居家的棉拖鞋,软软的,饶是她用了吃奶的力气,踩在脚上也不多疼。

“安安,你都不想我吗?”彭煜城凑到她耳边,不无委屈地说道。

又是这一招——装可怜。

柳河明明知道他在用什么伎俩,偏偏,她还最吃这一套。

“你先松开我,有什么话等你洗完澡再说”,有什么事,也等你洗完澡再办。

后边这一句柳河没说,是彭煜城自己在心里接上的。

不过,他哪里等的急。

“安安,我一会儿就走,你就顺着我不行?”彭煜城覆在她耳侧,轻轻缓缓的说道。

也不知道是被浴室里的热气蒸的,还是被彭煜城吐出的热气熏的,柳河只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。身上湿漉漉的毛衣也让她浑身都不舒服。

“你一会儿就走?什么意思?”柳河的神智还很清醒,抓住彭煜城话里的关键。

薄薄的唇瓣轻轻地印在柳河的耳后,感觉到怀里的人一个激灵,彭煜城勾唇一笑,粗粝的大手也开始游移起来。

“我回来就是洗个澡,换个衣服,六点还有一个会。”彭煜城简单地解释道。

柳河心中疑惑。彭煜城来京城开什么会。不过心知其中可能涉及机密。她问了他也不一定会回答她,她便也没有问出口。

“现在不早了,那你赶快洗。洗完出来还能歇一会儿。”柳河耐心说道。

彭煜城没有接话,而是扎扎实实地吻上了柳河的唇。

一番纠缠,柳河被热气蒸的本就有些迷糊的脑袋更加迷糊,任由彭煜城一件一件脱掉她的衣服。最后被彭煜城抱到洗手台上,沉|沦了一次。

事毕。柳河疲累地伏在彭煜城的肩上,喘息了好一会儿,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地问题。

“彭煜城,你刚才没有戴小雨衣!!”柳河坐直身子。不无指责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