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长住

挂断电话,聂绍辉摘掉鼻梁上的眼镜,捏了捏眉心。

他身材高大,相貌俊朗,气质不俗,再加上那一身考究的西装和锃亮的皮鞋,在人来人往、龙蛇混杂的火车站绝对算得上是异类。来来往往的人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,他却一点儿也不在乎。

感觉自己的头不那么痛了,他又重新戴上眼镜,大步朝自己的车走去。

上车之后,他并没有马上开车离开,而是头枕在椅背上,闭目沉思起来。

查不到!

他找了国内最有名的私人侦探所,调查酒会那晚突然出现帮助柳河的中年男人。这么多天,竟然什么都没有查到。

那个人的所有身份信息都是假的,可是很奇怪,用假的身份信息,他却能自由出入国内。

看来,只能去国外查查看了。

把事情捋顺之后,聂绍辉才发动车子,回了辉扬。

柳河和柳灏放假回家,何小曼和柳成业都很高兴,柳成业还特意请了假开车带着何小曼去车站接他们。

“安安,妈妈把菜都买好了,今晚就做你最喜欢吃的。你看,这才多久不见,咱们安安好像瘦了,伤筋动骨一百天,也这个假期一定要在家好好养一养。”何小曼和柳河坐在后座,一路上何小曼就拉着她的手,絮絮叨叨说个没完。

柳河只含笑做倾听状,其实思绪早已经飘远。

现在的何小曼恬静美好,其实不管她有多神秘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一家人在一起。和和美美。

柳河想着和和美美,却没想到一下车日子就不和美了。

因为柳爷爷和柳奶奶来了,还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东西过来,没有和柳成业和何小曼打招呼,就这么悄悄地过来了。

“爸妈。你们怎么来了?这大冷天的,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。”柳成业下车,看到冻得发抖的爸妈,既心疼又无奈。

柳奶奶把手里拎着的一个包袱塞到柳成业怀里,话却是对何小曼说的,“快把东西搬上去。有话回家再说。你们换锁了也不说一声,不想让我们进家门就直说。”

何小曼对柳河和柳灏无奈地笑笑,“门锁坏了,才换掉的。”

柳河去搬柳奶奶和柳爷爷的东西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了,他们竟然把被褥也带来了。这明显就是一副常住不走的架势啊。

家里只有三间卧室,她和柳灏各一间,另外一间是何小曼和柳成业,剩下就只有客厅的沙发可以住人,难道要让他们住沙发?

根本不可能!

可是若是要长期住下来,那必然要有人住在客厅啊。

柳河觉得头痛不已,这个寒假,估计从第一天开始就不会消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