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显庆帝的后宫

叶倾吓了一跳,这是上门打脸了么!

她忐忑的换了身衣服,穿了身淡紫的撒花烟罗衫,又在发上挽了个双螺髻,用珍珠缠绕上,看着秀气可爱。|||

阿苹和阿桃跟在了她后面,到了主殿门口,叶倾竟然有些不敢进去了,还是白露看到了,立刻迎了上来,笑眯眯的给她打起了帘子:“姑娘怎了,今天还害羞上了。”

叶倾讪笑两声,下意识的又看了白露一眼,见她笑意吟吟,和气无比,若非她亲耳听到对方撒谎三次了,怎地也不会相信这样一个忠实的女官会怀有异样的心思。

一眼扫过,上首两个人影,一人深紫色袍子,另外一个却是黄色龙袍,叶倾立刻机灵的曲膝下拜:“娘娘日安,太子日安!”

叶贵妃温和的声音从上首传来:“快起来,殿下,这就是我那侄女了,以前你们也见过的。”

叶倾抬起头,看了太子一眼,微微一怔,高昊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却是和往日里大不一样。

高昊点头道:“碰到过几次,叶姑娘可真是端庄娴静,颇有孝贤皇后之风。”

叶贵妃登时高兴起来,叶倾脸上火辣辣的烧,这魂淡是正话反说呢吧

她一眼望去,刚好看到太子的右手按在了胸口,轻轻揉按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叶倾一咬牙,再次低下头去。

叶贵妃笑道:“这下你可有口福了,太子可是咱们宫里最会吃的人了,这是今天新摘的葡萄,我刚吃了几个,真是特别甜。”

叶贵妃实在热情,叶倾却不过她的面子,伸手拿了一个吃了,言不由衷的道:“嗯,真的很甜。”

心里却在揣摩着,太子过来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呢。

高昊轻咳两声,提出了今日到访的真正意思:“那个,听说叶姑娘进宫来给您带了本孝贤皇后的手札,不知道我能不能一观?”

顿了下,高昊带着少有的热情道:“不瞒娘娘,像是这葡萄的摘种之所,就是我之前从孝贤皇后的一本手记里找到的。”

叶倾:“……!!”

叶倾瞬间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赶脚。

叶贵妃倒也不藏私,直接把半本手札拿了出来,递到了太子面前,太子略翻了翻,登时流露出了失望的表情,“怎么都是讲女子养颜美容的”

周遭的宫女们的眼睛却是瞬间一亮,昨日里娘娘拿到书,翻了翻就歇下了,没想到真是让女子容颜永驻的神书!

太子翻找一遍,登时没了兴趣,把手札还给了叶贵妃后,径直告辞而去。

叶倾登时松了口气,同时又有一种微妙的感觉,似乎这位太子,十分热衷收集自己的笔记啊。

下次,写个什么便笺,就说东山有温泉,坑他一坑!

东山,在梁京郊外,素来有石头山之称。

白露已经净了手,坐到了叶贵妃身边,小心的给她剥葡萄皮,她剥皮的时候很小心的不让自己的手指碰到葡萄上,眼神专注的仿佛眼前只有这一个葡萄。

叶倾看着她这副模样,心里越发想要知道在白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

叶贵妃吃了几粒葡萄,便吃不下了,素手一推,抬头对白露笑道:“给倾倾留下一些,剩下的,你们拿起分了吧!”

白露立刻笑道,“那奴婢代她们谢主子赏了。”

叶贵妃轻笑着挥了挥手,转头看向叶倾道:“皇后还有几个娘娘都想见见你,等下你就和我一起去拜见皇后娘娘吧。”

叶倾眨了眨眼,心里十分不愿意去,以前都是旁人给她磕头,现在每一个妃主都比她身份高,她得一个个的磕过去,想想都腻歪。

只是叶倾也知道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她温婉的一笑:“一切都听姑姑的安排。”

叶贵妃满意的拉住了叶倾的手,左右看看,眉头微皱:“你看你,小姑娘家家的,打扮这么素净。”

调头看向了白露:“你去把我刚得的那一副烟雨山水的项圈拿来,给姑娘戴上,还有那对龙凤镯,也一并拿来。”

白露柔柔的应了,片刻后,手捧托盘回来了,叶倾扫了一眼,见那项圈下面吊着个少见的玉,玉大部分是翠绿,这一块却是带了淡淡的墨色痕迹,果然如烟雨山水一般。

两个镯子是金镶玉的,龙凤缠绕,样子倒不怎么新,贵重在成色上了。

叶倾哑然失笑,指着这两个玩意笑道:“姑姑,你也不能什么东西好都往我这里送,你看看我这身打扮,再戴上这两样,像话么?”

叶贵妃一怔,细细的打量起叶倾来,方才粗一看,只觉得过于简单,现在仔细看了,却觉得无一处不恰到好处,那发上缠绕的白珍珠,颈前戴的银锁,衬的叶倾分外的有气质。

叶贵妃不由点了点头道:“倒是我的错了,那这两样你拿回去,以后戴着玩吧!”

叶倾身后的阿苹机灵的上前,接过了白露手里的托盘,周遭的宫女们俱都又羡又妒的看着叶倾。

有两个站的远的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:“叶大姑娘真是好命,每次来都得了不少首饰。”

“娘娘又没子女,不给侄女还给谁

!”

看看时候不早,叶贵妃牵着叶倾的手一起向外走去,借了叶贵妃的光,叶倾这次坐的是十六人抬的凤辇。

看着越来越熟悉的路途,叶倾心中感慨不已,大梁朝,只有皇后才能住在坤宁宫里,她在坤宁宫住的日子也是最长的。

凤辇终于抵达了坤宁宫前,这一位皇后,是显庆帝的继后,也是二皇子高昱的生身母亲。

叶倾搀扶着叶贵妃下了辇车,立时有一个圆脸的女官迎了上来:“贵妃娘娘可来了,几位主子都到了,都眼巴巴的等着呢。”

叶贵妃一拍她的手,笑道:“你这嘴巴可越来越甜了。”

坤宁宫另有个小花园,却是在宫殿后方,因此殿门到正殿也不算远,走了几步就到了。

叶倾屏声静气的扶着叶贵妃跨过了高高的门槛,一路向前,视线扫过,却是一片黯淡的衣角。

叶贵妃朝着正前方的位置拜下,叶倾不得不跟着她一起屈膝:“臣妾(民女)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“快快平身。”

叶倾这才抬起头,一见之下,却险些栽倒,上首的皇后娘娘一身深紫袍服,简单的盘发上只戴了一只珠钗,脖子上一串珍珠项链,若不是脸型不同,叶倾还以为又是一个自己!

她下意识的向着四周看去,顿觉惊悚无比,这显庆帝的后宫人丁稀少,却也有一后一贵妃,两位正妃,四宫主位此时各据一方而坐,打扮却是惊人的一致!

几乎都和当年的孝贤皇太后别无二样!

叶倾心道,怪不得显庆帝忙于朝政,若她是皇帝,这样的后宫,她也一步不愿意踏入。

想当年死不要脸的后宫多繁华啊,一美人一景,几乎就没有重样的风景。

叶倾心中也有点困惑,当年她刚当皇太后那会儿,显庆帝的嫔妃们虽然朴素了些,但也不是这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啊

皇后,叶贵妃,还有两宫主位,其实年纪都不是很大,三十多,四十出头的年纪非要打扮成五六十岁老太太的模样,能好看么!

皇后生的很是漂亮,和二皇子高昱颇有几分相像之处,岁月并未在她身上留下过多痕迹,只是那一身深紫色的袍服让她显得格外老气。

她看着叶倾笑道:“倾倾今天是怎么了,这么害羞,以往可都是唤我们姑姑的。”

另外两个一品宫妃,端妃,宁妃,立刻纷纷点头:“是呢,倾倾以前多活泼呢。”“今天知道害羞了。”

叶倾无语,只得一个个的上前参见,这些一宫主位出手也十分大方,每人都赏了件拿的出手的首饰,放在外面,也是价值千金的宝贝。

叶倾收礼收到手软,却听得上首的皇后开口问道:“叶妹妹,皇上今儿个又去你那里用膳了吧。”

叶倾一怔,心中暗道,来了!

她就感觉不对,后宫之中,怎么可能风平浪静!

叶贵妃的头微微低了下去,显出几分少女样的害羞,轻笑道:“是呢,皇上他今天又来我这里用膳了。”

叶倾眯起眼,视线在几位妃主的脸上一扫而过,这眯眼看人也是门学问,都是以前当皇后的时候练出来的。

看人的时候,尤其是看其他宫妃的时候,眼睛一定要眯起来,不然睁的大大的看过去,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,我在盯着你了么!

皇后和二位妃主无一例外,都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,叶倾心中一动,她们打扮的一样,莫非和显庆帝去哪里用膳有关系?

却听得皇后轻叹一声,“皇上也只是用用膳,前朝政务繁忙,皇上已经许久没有宠幸后宫了,这次本宫叫诸位来,就是想趁着这次选秀的机会,扩充后宫,多找几位姐妹来,为皇上分忧。”

叶倾听的两眼都直了,显庆帝到底有多疏远自己的后宫啊,皇后居然会主动扩招后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