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皇上,求和离

转眼之间,段修文心中已经有了计较,他踏前一步,拱手道:“数月前,娘娘曾立韩五娘为天下女子表率,韩家五娘亦是和离两次,却能以一介女子之身自强不息,臣以为,胡美人同太上皇和离未为不可,毕竟胡美人虽育有皇嗣,位分却低。”

段修文的话说的文绉绉,其实无非表达了两个意思,韩五娘被立为天下表率的时候你们都同意了,现在又一个闹和离的,怎么就不行了?

韩四娘嫁了两次好歹还都是正妻,这胡美人说白了,不过是一小妾,怎么就不能和离了?

朝堂之上一片安静,臣工们都在心里琢磨开了,这天下女子的表率就是一和离两次的,要是再阻止胡美人和太上皇和离,好像也说不过去?

眼见众臣工们哑然一片,高昊眼睛一眯,趁火打劫的道:“诸位爱卿若是再无异议,此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
群臣互相望了望,陈大学士无奈的站了出来:“臣等附议。”

叶倾都听得愣了,她万万没想到,胡美人和离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落幕,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
胡美人也很痛快,这边刚得了消息,马上就从皇宫里搬了出去,胡家早就在京中为她另外置了宅子,胡美人到底还怀有皇嗣,虽然和离了,却也不能离开京城。

显庆帝听说了,气的大发脾气,叶欢歌不乐意了:“怎么,皇上还想和她过下去么?”

一句话说的显庆帝立刻蔫了下去,叶欢歌冷哼一声,抱着孩子转身进了内室,显庆帝呆立半晌,长叹一声,慢慢的跟了上去。

消息传到徐皇后耳中时,她正在用膳,虽然被降到了妃位上,排场却一点都不小,几十个碗碟摆在了长桌上,她拿着筷子东挑西捡一番,最后只吃了几口,却不忘把每个碗碟都拨了拨。

接过身边女官递给她的温热帕子,徐妃擦了擦手,眉毛扬起:“你说真的?胡美人和皇上和离了?”

那女官点了点头:“千真万确,今天一大早,胡美人的车队就出了皇宫了,也不知道搬了多少箱笼出去,啧啧。”

徐皇后把手里的帕子一丢,一双凤眼都亮了起来,“好好,本宫也受够那死不要脸的了!”

顿了下,她喝道:“来人,摆驾东宫!”

高昊虽然登基了,但是亲爹还在,虽然是太上皇,却也不好把亲爹给赶出来,所以两口子一直都还住在东宫。

徐妃摆出全副銮驾,只是她如今降了两个位分,再没有皇后时的浩浩****,看的她气闷不已。

转眼到了东宫之外,贴身女官却在车外轻声叫了起来:“娘娘——”

徐妃正在心里盘算着出宫要带走多少东西,她有自己的亲儿子,出去后可以直接住到王府上,倒是不用置办房产了,用惯了的家具物什一定要带过去,只是这边用熟的宫人却不知道好不好带出宫去。

听到女官的轻呼,徐妃眉头皱起,不耐烦的应道:“叫什么,到地方了么?”

女官欲言又止:“娘娘自己看罢。”

徐妃冷哼一声,这个办事不力的,倒是不用带出去了,她伸出素手,挑起了窗纱,向外看去,不由一怔。

东宫本就占地广阔,宫门前亦是一大片空地,可此时却被大大小小的銮驾占的满满当当。

从正一品的妃子,到七八品的美人才人,一眼望去,显庆帝的后宫妃嫔,尽皆汇聚于此。

徐妃先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显庆帝早年勤于国事,冷落后宫,之后又独宠叶欢歌,众妃嫔跟守寡也差不多,对显庆帝自然也没什么太深的感情。

谁又愿意大好的青春年华,尽皆耗费在这深宫之中呢!

徐妃明白过来后,眉眼一下就舒展开来,大笑出声:“好,好!”

那臭不要脸的就该被这么打脸,啪啪啪,真是舒爽透顶。

徐妃到底是前皇后,她一来,其他的銮驾立刻识趣的为她让开了路,一路直抵东宫门口,徐妃喜滋滋的下了銮驾,正要往东宫之内行去,却见两个小黄门从侧门跑了出来,一人推了一扇,呼啦啦的打开了东宫大门。

一袭金黄龙袍闪过,在数十内侍宫女的簇拥下,年轻俊美的新皇迈着大步行了出来。

徐妃一愣,随即咬牙蹲拜了下去:“臣妾见过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其他妃嫔亦是齐声附和: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高昊站在东宫门前,双目眯起,沉默片刻,平静的开口道:“朕知道尔等来此何意,朕只说一句话,胡美人育有皇嗣,尚且出了一千万两,方能和离,尔等准备出多少?”

众妃哑然,徐妃一个趔趄,她抬起头,瞪向高昊:“你——”

高昊冷眼扫过,漠然道:“陈福,送各位娘娘回宫!”

话罢,他一甩袍袖,转身回了东宫,没走两步,身后嘤嘤之声四起,这些妃嫔莫不痛哭失声。

叶倾站在窗前,虽然知道什么都看不到,还是踮脚向外探去,转头看到高昊进来,犹豫着道:“皇上,那些女子也颇为可怜——”

话未说完,瞥到高昊俊脸上冰冷一片,立时刹了车,高昊见她不再劝诫,脸色和缓了些,犹然带了几分阴沉的道:“旁人也就罢了,那徐氏想要出宫,真是做梦!”

叶倾瞬间无语,看来显庆帝的其他妃嫔都是被徐皇后给连累了,这些日子,每日里高昊对着她和儿子都是笑逐颜开,她都快忘了太子殿下是多么的睚眦必报了。

她回过神来,注意到高昊一直盯着她,嫣然一笑,声音柔和的道:“以后我会注意着点她们的吃穿用度,不叫下面那起子眉眼高低的小人给克扣了去。”

高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,一个用力就把她带入了怀里,俊脸埋在了她的颈间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在她耳边喃喃的叫起了她的名字:“倾倾——”

他心中阴暗,却不希望自己的伴侣也和他一样,可她若是过于大度贤惠,良善的站到他的对立面上,他亦是不快。

现在这样,刚刚好。

本以为此事就此告一段落,没几日,叶倾却迎来了新的访客。

高昊登基后,下了封后诏书,封太子妃叶倾为正宫皇后,却对另外四个太子良媛良娣只字未提。

这四人如今的地位也颇为尴尬,太子登基,四人本应水涨船高,偏偏封号还是用的太子时的封号,皇上不提,皇后只做不知,带的下面的人也视而不见。

吃穿用度上虽然不缺什么,心里头却到底是不痛快的。

四人推搡一番,最后蒋明珠被推了出来,她咬了咬下唇,垂下双目,轻声道:“臣妾知道前几日太妃们都来过了,可臣妾实在是想再试一试——”

她声音一顿,直愣愣的跪了下去,瞬间已经泪流满面:“求娘娘慈悲,放奴婢一条生路!”

其他三人对视一眼,紧跟着跪了下去,磕头如捣蒜:“求娘娘慈悲!”

叶倾一怔,旁边的张姑姑先不痛快了,她带着冬暖夏凉上前,不由分说的就把几位贵人给搀扶起来:“小主们这是做什么呢,咱们娘娘本就是最慈悲不过了!”

叶倾眉头微皱,这几人和显庆帝的妃嫔们又是不同,虽然高昊从未宠幸过她们,却依然如刺一样扎在她的心上,平时看不到,可若是动一动,却也会疼。

高昊现在不宠幸,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就想起来,他还有四个如花似玉的小老婆呢。

打眼一看,快两年的时间,这几位可又是抽条了不少,一张张粉面桃花,正是鲜花怒放的年岁。

若是能打发走了,她是一百个乐意。

不过高昊这蛇精病的心思,她还真是拿不准,所以叶倾也没把话说死,“这种事本宫还做不了主,你们先回去,等陛下回来了,本宫跟他说一说,到时候还是要陛下说的才算。”

几位良媛良娣千恩万谢的回去了,叶倾转头又看了看两个儿子,眉头皱了皱,相对喜欢伸手动腿,咯咯笑的小儿子,长子有点安静太过了。

她伸手摸了摸高琳粉嫩的小脸,希望只是自己多想了吧。

待高昊回来,发现自家娘子今日格外热情,不但亲手为他换下大袍,还亲自弄了湿热的面帕为他净面,又把热茶送到他手边。

高昊眉毛一挑,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腰,似笑非笑的道:“娘子也和朕一样盼着今天么——”

叶倾眨了眨眼,猛地想起,今天是生完孩子整三个月,高昊早从小顾太医那边打听清楚了,她面上一红,却听得高昊兴致勃勃的又道:“朕早几天就去你那店里买了不少衣服,要不娘子现在就换上给朕看看?”

她那店——

打从四十二岁的御史夫人穿了店里卖得薄纱寝衣一举得男后,店里旁的衣裙也还罢了,薄纱制的,带着耳朵尾巴的寝衣里衣卖得火爆异常,京中的夫人太太谁要是没藏了几套,那真是不好意思出门和闺蜜交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