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顾太医的秘密

叶倾本就是打着看病的旗号来的,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自己拆掉自己的台子,便让张姑姑搬了张椅子来,从珠帘后伸出一只手来,上面又蒙了锦帕,才让顾白芷上前诊脉。

正常来讲,中医看病,应该是望闻问切四样,后宫的娘娘们金贵,自然不能随便被人看了去,所以望这一项自然就省了。

林白芷伸出三根手指,在叶倾手腕上略搭了一搭,旁边的张姑姑已经紧张的问道:“林太医,我家娘娘可是有什么不妥?”

林太医略抬起眼皮,扫了她一眼,站起身,面无表情的道:“娘娘身体壮的比的上一头牛,下次若是没什么事还是不要叫微臣来诊脉了。”

张姑姑一时间脸上大是尴尬,珠帘后的叶倾却忍不住要大笑,就是这个语气,就是这副模样,当年林长春,也是这个脾气,对假借看病之名,传召他入宫的妃嫔,就是这么一副招人恨的模样。

想到故人,叶倾心情顿时好了起来,也顾不得高昱就在旁边,和颜悦色的问道:“林太医,不知道当年的妙手回春林长春林院首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

林白芷身体一僵,慢慢抬起头来,淡淡的道:“是不才的祖父。”

叶倾咦了一声,继续问道:“当年我姑祖母和令祖交好,倒是不知道林大人可还健在?”

林白芷沉默片刻,方道:“家祖已经失踪多年了,临走时只说寻仙问道去了,现下家人也只能当他已经羽化成仙了。”

叶倾大吃一惊,声音也突兀的尖锐起来:“失踪?!”

旁边的高昱眼睛微微眯起,双眼闪过一抹寒光,只是此时叶倾心神失守,却是没有注意到,她强自按捺心神,又问道:“不知道令祖父是何时失踪的?”

林白芷抬起眼,似要透过这层层珠帘看到珠帘后的叶倾,开口道:“在孝贤娘娘归天后不久,大概一两个月吧。”

叶倾眉头皱起,心中一片慌乱,直觉林长春的失踪和自己当年的去世有着直接关系,看来那副画也不是偶然,而是林长春埋下的什么伏笔了。

她心神一片震**,也无心计较高昱的突然出现了,随意应付了两句,便吩咐张姑姑替她送客。

高昱和林白芷一前一后,出了东宫,待行走了一段距离后,走在前面的高昱顿住了脚步,侧过身子,也不去看身后的林白芷,冬日的阳光打在他身上,为他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,柔和了他的棱角,说出口的话却不禁让林白芷心中一紧:“林太医,如何?”

林白芷微微垂下头,眼中的一切尽皆隐藏了起来,“太子妃仍是处子之身。”

高昱嘴角扬起,点了点头:“好,以后每半个月的平安脉,还要麻烦林太医了。”

林白芷没有吭声,只微微颔首,算是应承了下来。

心里却在疯狂吐槽,卧槽,太子妃竟然还是个处!卧槽,二皇子殿下你这么关心你嫂嫂是不是处子真的没关系么!

卧槽,知道了这么多的皇家秘辛,老子还能活到娶老婆的那一天么!

看着悠然前行被冬日暖阳一路笼罩的二皇子身影逐渐消失在了拐角,林白芷默默的转了个身,做为皇宫内院的头号男神,他接下来的行程还很繁忙:

要给怀孕的叶贵妃诊下脉,顺便卖个脸,叶贵妃说了,怀孕的时候多见见长得好的,生下来的孩子自然就长得俊了,这段日子,林白芷估摸着自己出现在朝凤宫的次数比显庆帝都多!

还有徐皇后那边,偶感风寒十多天了,依照他的诊断,这一位早就该好了,也不知道折腾个什么劲呢,以为他看不出来压根就没喝他开的药么!

林林总总下来,接下来还要马不停蹄的在这后宫里转上两圈,林白芷在自己嘴巴上轻轻一划,仿佛给嘴巴加了一把锁,爹爹说的对,要想活得久,就得装哑巴。

不过这么多秘密,真是要憋死小爷了,回去还得记日记!

高昱出了宫,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宅子里,虽然是冬天,屋子里却烧的暖暖和和,四角都放了火盆,他坐在花梨木的大书桌前,手指在面前的书册上摩挲良久,半晌方翻开了页面

林家人的毛病,瞒的过旁人,瞒不过他这个前任皇帝,对于一个多疑的帝王来说,这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秘密。

别看林家人历来都装成谪仙的模样,其实一个个肚子里憋的狠了,都留下了记日记的毛病。

他手上这一本,一手漂亮的小楷,却是林长春的手札。

今日诊平安脉时,娘娘突然提到,宫中新入低位妃嫔美人才人身体羸弱,这一冬以来,已有多人病倒,可是什么缘故。

吾坦言道,这些美人足不出户,常居一室,室内百气不得流通,自然容易郁结成疾。

娘娘当时若有所思,未言其他,未几,便听得宫中传言,皇后娘娘又严苟许多,连低位妃嫔亦不放过,每日两次,晨昏定省,诸多美人早早起身,绕着皇宫半圈方到坤宁宫中,苦不堪言。

吾只知,药房中治疗风寒的药材又节省了许多。

又有一位美人怀了龙胎,吾据实上禀,娘娘脸色如常,只淡淡的吩咐女官,赐下几味药材。

高昱的手指在脸色如常上定住,一张俊脸上阴晴不定,半晌后,啪的一声合上了册子,恨恨的道:“真想不到,好一个太医,好一个皇后娘娘,竟然给朕戴了半世的绿帽子!”

他嗤笑一声,低低的道:“林长春,幸好你不见了踪影,否则朕定然把你从坟中拖出,鞭尸三百方解朕的心头之恨!”

手里这本林长春记下的手札,字里行间并无直接赞美孝贤皇后的词语,只是一番平铺直叙,记载下这位太医院院首在后宫之中的行医心得,表面看来,只是一位恭顺的臣子罢了。

高昱却恨不能撕碎面前这本手札,无他,按照林家人的习惯,这本手札,应是记下他们的行医记录,自然应该会提及后宫的诸多妃嫔,偏偏高昱手里这一本,从头到尾,只有一个主角!

从第一段开始,一直到最末一页,篇章中只有一个娘娘,高昱再是眼拙,也不会认不出,这分明就是他的正宫皇后,孝贤皇后!

高昱心中大恨,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!

此子,当杀!

他的手在书页上摩擦半晌,到底还是没忍下心撕掉,毕竟这本手札里,记录了孝贤皇后的另外一面,有许多是他不知道的细节小事,这一点一滴,拼凑起来,却可以还原一个鲜活饱满的孝贤皇后,叫他如何舍得撕掉!

高昱叹了口气,知道自己到底不能拿这本手札怎样,他盯着手里这本手札,沉默半晌,再次翻开,这一次,却是直接翻到了后面。

这一本手札,并没有完全记满,在最后,还剩下了几页空白,似象征了主人的心情且留余白,他日再叙。

高昱拿起毛笔,又看了看前面顾长春的笔迹,琢磨了一番后,毅然动起笔来:

余已老,却不愿皇后娘娘见到吾这般苍老的模样,唯愿娘娘心中,只记得长春一身白袍,宛如谪仙的模样。

接下来,又絮絮叨叨,引而不发,发乎情止乎礼的叙说了一番对孝贤皇后的思念仰慕之情。

字里行间依然寡淡,却让人捉住了暧昧的痕迹,任谁来看,都能看出这位前太医院的院首,对那位孝贤皇后,实是存了不一样的心思。

高昱却不知道,他偶然写下的字句,却是隐隐应了孝贤皇后和顾长春之间的真实情形的。

他一口气写完,看着这一番栽赃陷害,隐隐的,自己头上的帽子,似乎又绿了几分,偏偏心里还有一股邪火上来,烧的他兴奋无比,莫名的,竟是刺激无比,两腿间也支起了帐篷。

他多日未碰女色,不知为何,今日只写了几段话,就莫名的起了心思,想起后院被他关起的那帮寡妇小媳妇,隐约也动了莫名的心思。

只是高昱到底身为帝王多年,转眼间便察觉自身不对,朝外呼喝一声:“来人!”

之后在浴室之中,足足浸了一炷香功夫的冷水,才镇静下来,他一抹满脸冷汗,恨恨的道:“竖子,误我!”

叶倾此时却不得不把满心疑窦放到了一边,徐皇后叫人给她送了今年的账册来,便撒手不管了。

叶倾只粗粗的看了几眼,立时察觉出不对来,不说其他,现在账面上已经亏空了数万两的银子!

而眼下临近年关,满宫的妃嫔,宫女,内侍,定然要领取新衣,过年的月例也要比平日丰厚一些。

更何况,还有年关祭祀,宴请诸多亲贵大臣,诰命,宫中也要摆宴,林林总总的,需要花费银子的地方可不少数。

还有一个月才过年,这账面上,竟然已经是亏空了!

叶倾啪的一声合上账本,这一位徐皇后,莫非连面子情都不做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