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舅妈上钩

叶倾回忆着往事,随口说了几个制作香料的方子,“这玫瑰露最香,整整几十斤的玫瑰花瓣,才能提炼出来这么一小瓶,滴在身上,风一吹,老远就闻到了。“

“这种叫做精油,薰衣草的最好用,睡不着的时候,滴上一滴,用蜡烛烤了,整个屋子都是清香味,安神效果特别好,一会就睡着了!”

那圆脸的大丫鬟因几次和叶倾说话,倒是这里面最不怕生的,闻言好奇的问道:“表姑娘,那精油滴到蜡烛里,还不是立刻就被烧没了,怎么能散发出香味呢!”

叶倾笑了,“我倒是忘了,你们这里可能没有,宫里有种专门的香灯,样子有点像是一个烛台上面带着个托盘,用的时候,把下面的烛台里的蜡烛点燃,在托盘里点上几滴精油——”

丫鬟们一阵惊呼,心道,表姑娘出身定国公府,不愧出了一个叶皇后,又出了一个叶贵妃的地方,果然和咱们学士府不一样,香灯这样精致的玩意儿,真是听都没听过。

丫鬟们听得津津有味,段蔓娘年纪到底小,却是不耐烦起来了,抓住叶倾的袖子使劲摇了摇,撅着小嘴巴叫道:“姐姐,不好玩,我要去找娘!”

叶倾赶紧先安抚小祖宗,她方才随兴而谈的时候,就已经顺手把各种花都做了分类,凤仙花果然采了不少。

凤仙花有不少颜色,红的,粉的,紫的,金的,按照需要,还可以调出深浅不同的颜色来,像是段蔓娘这么大的小姑娘,靓丽的浅粉色最适合她了。

叶倾把一小堆粉色的凤仙花瓣堆到了段蔓娘面前,丫鬟们取出了玉碗和玉杵来。

要说这凤仙花处处可见,女子也都用它来染指甲,大部分人却只能用石碗,条件更差点的,就随便揪点花瓣,在指甲上涂一涂,这样染出的色不均匀,自然不好看。

最好的工具自然是玉杵,看着红色的花汁一点点的染上半透明的玉碗,这个过程本身就足够赏心悦目。

叶倾丝毫不因为段蔓娘年纪小而事事代劳,她讲解一遍后,便让段蔓娘自己动手操作,只在一旁纠正她的姿势。

段蔓娘玩的不亦乐乎,她人小不懂用力,一杵下去,倒是溅了不少在脸蛋上。

叶倾只笑眯眯的看着她,偶尔拿着帕子给她擦一擦脸,至于衣服上的,却不去管了。

丫鬟们也没闲着,叶倾也要染指甲,自然不会自己动手,几个丫鬟合力弄了更多的凤仙花去,按照叶倾的吩咐,不同颤色的杵出来,再用雪白的松江布把残花过滤了,汁液仔细的装到了瓷瓶里,以后需要的时候,就可以拿出来染指甲。

当大半的花瓣都化作了花液进入了瓷瓶里,各种适合晒制干花的花朵也被丫鬟们铺陈好,付氏带笑的声音传了来:“我还以为你就是说说,没想到还真带着这丫头鼓捣起来了。”

叶倾立刻站起身,先行施礼,轻笑道:“小孩子最容易较真,答应她们的如果做不到,会一直惦记好多天呢,到时候不又成了舅妈的麻烦!“

付氏闻言,第一次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叶倾,见这个外甥女一派大方,从容自若,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,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叶倾的手,由衷道:“好孩子,你年纪轻轻,竟是明白这个道理。“

顿了下,付氏不满的抱怨道:“你那两个不成材的表哥表弟,就总是来撩拨他们妹妹,事后又忘的一干二净,人跑的踪影不见,只留下我来哄这个爱哭包!”

段蔓娘抬头反驳道:“我才不是爱哭包,二哥才是!”

她的脸上还沾了不少红色花滚,此时睁圆了眼睛一本正经,那小模样真是可爱的紧。

付氏立刻道:“是是,你不是爱哭包,你二哥才是,你二哥早上吃了牛肉包子,马上就伤心的哭了!”

段蔓娘嘴巴一瘪,两只大眼睛瞬间酝酿出了一泡泪,付氏咳了一声,提醒小女儿道:“别哭,哭了你就是爱哭包了!”

段蔓娘被自己亲娘一句话堵住,想哭又不敢哭,只把眼圈憋的红红,那模样别提多可怜了。

叶倾:“……”

叶倾心道,看来表哥表弟的性子是随了舅妈了!

付氏见小女儿真的要哭了,伸手把她抱了起来,自己在段蔓娘的位置上坐下,“好了好了,娘看看,你这花汁捣的差不多了,来来咱们染指甲吧!”

段蔓娘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,马上就兴高采烈的染起了指甲。

付氏把段蔓娘交给了旁边的几个大丫鬟,由着她们带着段蔓娘鼓捣去,自己看向了叶倾,和颜悦色的道:“倾倾啊,昨天睡的还习惯吧?“

叶倾笑了,坦言道:“睡的挺好的,您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,甭跟我见外。“

付氏目光闪烁,吞吞吐吐的道:“那个,你们定国公府是不是有好多孝贤皇后传下来的方子啊?“

叶倾一怔,孝贤皇后的方子,说的应是她率领宫中的美人们琢磨出来的养颜方子,可她林林总总的赏赐给了不少命妇,外面的方子应和她手里的差不多啊。

没等叶倾发问,付氏一脸气恼的道:“哎,你不知道,现如今孝贤皇后的方子可是千金难求,谁手里有一张都死死的藏好了,哪里有一个比的上当初孝贤皇后的大方劲儿!”

叶倾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了,估计这些妇人一个个巴不得自己再美上几分,却又不想方子流传出去,引得旁人和自己争宠。

她讪笑两声,“有倒是有,不知道舅妈想要哪方面的方子?”

付氏瞥了眼左右,压低了声音,扭扭捏捏的道:“你看,我这一身的肉,怎么能少上一点——”

叶倾哑然,说起来,付氏虽有些圆润,却还说不上胖,只是时下以瘦为美,无论年纪大小,女子惯于穿着拖地长裙,在腰间扎上一条丝绦,细细的腰肢袅袅婷婷,看上去不盈一握。

若问旁的,叶倾可能还会差上些许,对于如何让身材变的曼妙多姿,她却是最有心得了。

想当年,她还是太子妃的时候,为梁平帝挡了一剑,腹部被开了老大一个口子,伤病中,当时还是太子的梁平帝也曾深情款款的对她说,勿论以后如何,他都会不离不弃。

当时太子的寝殿中统共就几个淑人,论品阶比她远远不如,加上太子也鲜少召她们伺寝,她就傻乎乎的信了太子的话。

宫中赏赐不断,各种大补之物轮番上阵,等她病好,生生的吃成了个大胖子。

没多久,太子登基,很快,元妃入宫,身材窈窕的元妃往她身边一站,硬生生的把她比成了超级大悲剧。

当了皇帝的梁平帝意气风发,每个月的初一十五还是会到她的坤宁宫,却从不留宿,屁股沾了沾座椅,便起身离去,转宿上书房,还美其名日勤政爱民!

呸,可不是当初新婚时,夜夜流连不去的良人了!

叶倾渐渐也对梁平帝死了心了,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无论如何,她也要瘦下来!

只是胖上去容易,瘦下来可难,为了瘦下来,叶倾没少吃苦头。

首先的难题,就是这已经被养大的胃口,可不是禁的住饿的,在经过了几次饿的差点昏倒,随后又吃的更多,然后人变的更胖的悲惨遭遇后,叶倾痛定思痛,决定改变作战方法。

她不再奢望一下就变小自己的胃口,而是逐步减少,同时她发现,把一顿饭分做两顿来吃,更能抗的住饿!

她还仗着自己的皇后身份,在宫里做了个调查,看看那些比旁人圆润的宫女都爱吃什么,最后得出结论,甜点啊,油炸的玩意啊,还有肥肉啊,都是坚决不能吃的!

与此同时,她也开始拾起了以前的兴趣爱好,打马球和狩猎。

幸好,梁平帝本人就是个热爱运动的主,每年秋天都会有一次大型围猎,打马球更是专门组建了自己的球队,全部从禁卫军里挑选的宽肩窄臀身体颀长的善骑之徒,又给自己的马球队起名叫战无不胜!

所谓上行下效,不少王公贵族也纷纷的组建自己的马球队,他们的资源自然没有梁平帝的好,梁平帝的那支马球队也就一直如同他的名字——百战百胜,无敌的名头逐渐传开。

一面为了恢复苗条身材,一面憋着一股气,叶倾有了和梁平帝互别苗头的想法,她也弄了支战队,仗着定国将军府和护国将军府的支持,全部从军中选取,选的都是百战老兵,也给自己的队起了个名字,叫屡败屡战。

这名字刚起出来,被梁平帝好一顿笑话,叶倾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,还有偎依在他身边的元妃,心道,有你们好看的时候。

很快,叶倾亲手打造的这支屡败屡战的马球队出场了,果然队如其名,和各个王公贵族的私人马球队的切磋中,那是玩一场输一场。

连带着叶倾马队的名字,是彻底的沦落成了京城权贵们的笑柄了!

当然,也没人敢当面嘲笑当今皇后,他们只会暧昧的笑笑,彼此招呼一句:“皇后陛下的马队可真是队如其名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