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大长老,你老了

“张狂?”

听到大长老和申讽刺的话语,楚扬忍不住笑了,反问道:“大长老,武者,追求至强武道,若无一颗斩尽一切阻碍之心,何谈武道?今日,我楚扬放下话来,是因为我对我的武道有信心,我相信,不久的将来,我能做到我所说的一切!这,难道也叫张狂?”

“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也配在我面前谈武道?”

眼看楚扬竟敢冲撞他,和申身上强大的‘势’席卷而出,笼罩楚扬,当看到楚扬脸色一变,他哈哈一笑,“我和申,极武门大长老,追求武道数十年,如今,一身修为踏入玄武境六重!可就算是我,也不敢妄言能领着宗门将合欢宗覆灭,你一个不过灵武境三重修为的小娃娃,如此大放厥词,还不是张狂?”

说到这里时,和申身上延伸而出,压向楚扬的‘势’更甚,压得楚扬脸色发青。

极武门宗主叶南天,一直在旁边看着,刚才听楚扬说出那一番张扬之语,他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师兄聂无天,当年,他们那一辈人之中,聂无天的武道天赋最高,行事堪称异类,无法无天!

只可惜,后来因为一件事,他的师兄立下重誓,一生不再踏上极武门。叶南天心里明白,若没有当年那件事,极武门的宗主不会是他,而是他的师兄聂无天。

他可以想象,当年若是他的师兄接掌极武门,现在的极武门,肯定发展到了极为可怕的地步,哪里需要忌惮合欢宗?他的师兄,离开极武门,进入云月王国军队,凭自己的能力,领着麾下一群灵武境武者,闯下了赫赫威名,深受云月王国皇室器重。

就在叶南天准备出手,化解大长老和申施加在楚扬身上之势时,叶南天骇然地发现,在楚扬身上,一股锋锐无匹的刀势,席卷而起,瞬间功夫,就将和申的势撕裂开来,随即不卑不吭地与和申对视。

“势!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势,他的刀势不强,可似乎蕴含着无势不破的特性,连玄武境武者的势都能撕开,堪称妖异!”叶南天心里一震,眼中露出狂喜之色,他发现,楚扬带给他的惊喜,越来越多。

年仅十八岁,一身修为灵武境三重,这也就算了,可他竟在灵武境三重时,就领悟了‘势’,而且,他所领悟的势,还不是一般的势。

势,与神通、武技一般,也分三六九等。

就如,楚扬领悟的是势,是种类繁多的势中的其中一种,刀势。

而在刀势之中,又区分为各种特性的刀势,楚扬所悟的刀势,一看,就知道是品质极高的刀势,若不然,怎可能仅凭刀势特性,就破开玄武境武者的势?

和申脸色一变,没想到楚扬区区一个灵武境三重武者,就领悟了‘势’,而且是这么诡异的势,仿佛轻而易举就能破开任何势的压迫,众目睽睽之下,他仿佛能察觉到了周围极武门弟子看向他的怪异目光。

刚才他还说自己是玄武境六重武者,现在却连楚扬区区一个灵武境三重武者都镇不住?

就在和申准备全力施为时,叶南天的传音在他耳边响起,夹杂着几分淡然,“大长老,别太过了。”

和申身体一震,这才想起,宗主还站在一边,他深深吸了口气,压抑下心中的怒火。